经世致用:顾炎武的法律思想
稿件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布时间:2019-01-25 15:12:07

七星彩开心论坛交流区 www.bgoga.com □ 余钊飞   

图为位于江苏省昆山市亭林园内的顾炎武雕像。林 淼 摄

顾炎武(1613年—1682年),名炎武,字宁人,号亭林先生。江苏昆山人,我国明代著名思想家、史学家。他青年时发愤为经世致用之学,并参加昆山抗清义军,败后漫游南北,曾十谒明陵。他学识渊博,于国家典制、郡邑掌故、天文仪象、河漕、兵农及经史百家、音韵训诂之学,都有研究。晚年他治经重考证,开清代朴学之风气。顾炎武以“行己有耻”“博学于文”为学问宗旨,屡试不中,“感四国之多虞,耻经生之寡术”,以为“八股之害,等于焚书;而败坏人才,有盛于咸阳之郊”,自二十七岁起,断然弃绝科举帖括之学,遍览历代史乘、郡县志书,以及文集、章奏之类,辑录其中有关农田、水利、矿产、交通等记载,兼以地理沿革的材料,撰有《日知录》《天下郡国利病书》和《肇域志》。总结中国历代兴亡治乱的经验教训,顾炎武认为“刑不上大夫”的儒家传统思想是导致法制废弛的主要因素,而法制的废弛足以导致亡国;因而应改变传统的特权人治的立法精神,确立以防范政府官员犯罪为重点的立法原则;与此同时,顾炎武也吸取了传统的“德治”思想中的某些合理因素,认为道德教化乃是建设一个良善社会的基础,强调“治乱之关,必在人心风俗”。(许苏民:《顾炎武评传(下)》,南京大学出版,2011年版,第567页)

反对心学,崇尚经世致用

晚明以来,阳明心学以至整个宋明理学已日趋衰颓,思想学术界出现了对理学批判的实学高潮,顾炎武顺应这一历史趋势。顾炎武对宋明理学的批判,是以总结明亡的历史教训为出发点的,其锋芒所指,首先是阳明心学。他认为,明朝的覆亡乃是心学空谈误国的结果。他写道:“以明心见性之空言,代修己治人之实学,股肱惰而万事荒,爪牙亡而四国乱,神州荡覆,宗社丘墟?!彼酝砻餍难┝鞯姆豪纳疃裢淳?,认为其罪“深于桀纣”。他进而揭露心学“内释外儒”之本质,指斥其违背孔孟旨意。他认为儒学之本旨“其行在孝悌忠信”,“其职在洒扫应对”,“其文在《诗》、《书》、《礼》、《易》、《春秋》”,“其用之身在出处、去就、交际”,“其施之天下在政令、教化、刑?!?。既然陆王心学是佛教禅学,背离了儒学修齐治平的宗旨,自当属被摒弃之列。在顾炎武看来,不惟陆王心学是内向的禅学,而且以“性与天道”为论究对象的程朱理学亦不免流于禅释。这不仅是对陆王心学的否定,也是对程朱理学的批判。顾炎武指责心学末流“言心言性,舍多而学以求一贯之方,置四海之困不言而终日讲危微精一之说”,注重“经世致用之实学”。但是,在面临以什么学术形态去取代陆王心学和程朱理学时,却受到时代的局限,他无法找到更科学更新颖的理论思维形式,只得在传统儒学的遗产中寻找出路,从而选择了复兴经学的途径:“以复古作维新?!?/p>

顾炎武继承明末学者的反理学思潮,不仅对陆王心学作了清算,而且在性与天道、理气、道器、知行、天理人欲诸多范畴上,都显示了与程朱理学迥异的为学旨趣。顾炎武为学以经世致用的鲜明旨趣,朴实归纳的考据方法,创辟路径的探索精神,开启了一代朴实学风的先路,给予清代学者以极为有益的影响。

主张明道救世,改革郡县制

面对当时黑暗的社会现实,顾炎武认为当务之急在于探索“国家治乱之源,生民根本之计”。他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中,首先关注的是土地兼并和赋税繁重不均等社会积弊,对此进行了有力的揭露,指出“世久积弊,举数十屯而兼并于豪右,比比皆是”,乃至出现了“有田连阡陌,而户米不满斗石者;有贫无立锥,而户米至数十石者”的严重情况。在所撰《军制论》《形势论》《田功论》《钱法论》和《郡县论》中,他探析了造成上述社会积弊的历史根源,表达了要求进行社会改革的思想和愿望。他指出“郡县之弊已极”,从而提出了变革郡县制的要求。他指出,法“姑守其不变之名,必至于大弊”,并强调“君子之为学,以明道也,以救世也”。顾炎武在“明道救世”这一经世思想的指导下,提倡“利民富民”。他认为,“今天下之大患,莫大乎贫”,因而认为“有道之世”,“必以厚生为本”,他希望能逐步改变百姓穷困的境遇,达到“五年而小康,十年而大富”。他不讳言“财”“利”。他说:“民得其利,则财源通而有益于官;官专其利,则财源塞而必损于民?!彼衔侍獠辉谟谑欠裱圆蒲岳?,而在于利民还是损民,在于“民得其利”还是“官专其利”。由此,他主张实行“藏富于民”的政策,认为“善为国者,藏之于民”。

反对“独治”,主张“众治”

顾炎武从“明道救世”的经世思想出发,萌发了对君权的大胆怀疑。他在《日知录》的“君“条中,旁征博引地论证了“君”并非封建帝王的专称,并进而提出反对“独治”,主张“众治”,所谓“人君之于天下,不能以独治也。独治之而刑繁矣,众治之而刑措矣”;强调“以天下之权寄之天下之人”。他虽然还未直接否定君权,未能逾越封建的藩篱,但他这种怀疑君权、提倡“众治”的主张,却具有反对封建专制独裁的早期民主启蒙思想的色彩。顾炎武“明道救世”的经世思想,更为突出的是他提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顾炎武所说的天下兴亡,不是指一家一姓王朝的兴亡,而是指广大中国人民的生存和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延续。因此,他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口号,就成为一个具有深远意义和影响的口号。而在顾炎武的一生中,也确实是以“天下为己任”而奔波于大江南北,显示了他“拯斯人于涂炭,为万世开太平”的伟大人生理想。

主张“法令之本在正人心”

面对明末清初朝代的剧烈更替,社会价值观混乱导致人心难教的局面,顾炎武提出“法令其本在正人心,厚风俗;法令繁而教化亡,则机变日增,材能日减”的观点。这些发人深省的观点启示着后人:在社会发展和法律体系建设过程中,要关注良好道德和风俗习惯的养成,要关注法律的本质在于引导和教化人们走向更高的道德水准。此外,顾炎武也和黄宗羲、王夫之一样,从不同的角度对“私”作出了肯定,并对公与私的关系作了辩证的论述。他认为“用天下之私,以成一人之公而天下治”。这种利民富民和“财源通畅”的主张,以及对“私”的肯定,都反映了当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萌芽状态下新兴市民阶层的思想意识。

顾炎武是中国17世纪伟大的思想家,顾炎武的思想充满着对社会公共事务进行的深刻而彻底的反省。在明末清初剧烈的改朝换代历史环境中,他满怀诚挚的爱国主义热情,认真总结明王朝覆灭的历史教训,重新审视中国传统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思想文化,以“明体适用”“引古筹今”的远见卓识,批判了传统中国封建君主专制,为未来民族复兴构建蓝图,作出了创造性的思考。他崇高的爱国主义情操、独立不苟的人格风范和社会批判精神,至今仍然是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力量之一。(许苏民:《顾炎武评传(上)》,南京大学出版,2011年版,第8页)

(作者单位:杭州师范大学沈钧儒法学院)

(责任编辑:杨奕)
相关文章
 
170| 474| 602| 230| 877| 322| 491| 561| 850| 650|